中汇POS机还能度过这个寒冬吗?

桃源地POS机网 POS机资讯 2020-12-05 07:44:04 148 0 中汇POS机

网红POS机

早几年,有款POS机非常火爆,不但颜值高,上面各种星座各种颜色各种图案是漂亮至极,而且,代理政策也很有竞争优势,在当时风靡全国,吸引了大量代理商加盟。

有了代理商的鼎力支持,那用户与交易量就不用说了,节节攀升,迅速将这款机器的出品方--中汇支付,一度拉升到第三方支付交易量排名前五。

这款机器就是中汇支付的MPOS掌富通,直到如今,市场上也没有再看到过比这更漂亮、更用心的产品了。

但是,机器只是硬件,再漂亮也只是好看,要好用的话,还需要配合软件系统来支撑。

然而,在这顶级颜值的机器上,运行的支付系统却出现了顶级的失误,造成了中汇支付巨额损失。

有句话叫做爬的越高,摔得越惨,中汇支付正好应验了。

在2018年8月,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不但把中汇支付打趴下了,而且还连累了众多的代理商。

重复到账事件

2018年8月17日,中汇支付因为清算系统故障问题,导致商户结算款重复打款,商户收到了双倍或三倍的到账资金,涉及结算资金约6亿元,其中因故障导致重复付款约3.6亿。

据说当时有单笔金额高达50万的,有人在朋友圈晒截图,刷了55万到账170万,已经达到三倍结算了。

据传导致重复结算的原因是专线出现网络延迟,导致部分付款申请在5分钟内未能及时收到付款回执,系统确认付款失败后,再次发起付款指令所致。

当时支付圈还有另一种传言,说是2018年8月17日,中汇是重复打款了2017年12月30日的刷卡交易。

不管是延迟重复打款,还是重复打了17年12月30日的款,反正就是多打了钱给用户,中汇支付成了土豪,成了冤大头。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由于当时中汇的用户量大,交易量高,所以,出现重复到账事故后,损失也是巨大。

而中汇支付出现系统故障重复打款事件,并不是行业先例,现代金控在2014年11月的时候,也发生类似事故,重复发出付款指令,导致超过2万户商户重复到账,涉及结算资金约9亿元,其中重复付款约4.5亿元。

同样也是在14年11月中旬,据传汇付天下也曾发生了一次重复结算事件,涉及金额近百万。

就是中汇支付本身,在这之前也出现过多次小规模的重复打款事件,中汇支付在2018年5月份也出现过一次三倍结算的“事故”,距离8月份的重复结算事故还不到100天,涉及重复到账金额约1300万。

在2014年末中汇也出现过重复结算的事情,当时银联还下发文件进行点名批评。

由此可见,中汇支付在自身出现了多次事故,行业也多次出现类似事故后,并没有引起重视,非但没有吸取友商在2014年出现的数亿重复结算事件的教训,也没有总结复盘自身出现的多次重复结算事件的原因,也没有及时采取有效的整改措施,最终酿成此次“大祸”,出现了重大事故,造成重大损失。

重复结算事件的多次发生,内部应急处理机制的不健全,体现出了中汇支付公司内部管理上的混乱。

有意思的是,2018年8月17日中汇出现重复结算当天正好是“七夕情人节”,而该支付机构上一次被爆出现重复结算恰巧发生在5月20日。

很多用户戏言,这是一家多么“有爱”的公司,后悔在当天刷卡太少了。

也有同行戏称,中汇是用这笔钱给自己打了个火爆支付圈的广告。

不过,在此也提醒重复到账的卡友,不当得利可是要还的哦,那可是违法的,2007年12月,许霆因在故障ATM机上将银行失误打到自己卡上的钱取了出来,被判犯盗窃罪最后给了个无期徒刑。

事故发生后,中汇追款之路并非一帆风顺,部分拒不配合的商户或许还要挨个走司法程序,这将面临极重的诉讼工作量和漫长的诉讼周期流程。

由于重复到账的用户数量很多,大部分都是几千几万元,甚至还有几百元的,所以,这种情况对中汇非常不利,造成中汇很难追回损失,因为金额小的打官司连付律师费都不够,而金额稍微大点的,官司打赢了也拿不到钱,因为根本找人不到。

截止到目前,中汇还有很多案件在法院,烂账一大堆。。。

还有很多用户发现重复到账后,便将中汇的POS机扔掉了不再使用,造成中汇无法通过用户的再次交易从而冻结多打款项,从而收回损失。

中汇支付追回损失困难重重,据传到目前为止,只追回了1亿左右的损失。

负面新闻频发

此次事件之后,中汇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据说当时开掉了好几名高管,而接下来的时间,中汇一直疲于应对追款,但是收效甚微,从此就一蹶不振,并且负面新闻缠身。

在这两年时间里,中汇公司不但疲于应对各种官司纠纷,而且从此由盛转衰开始走下坡路,交易量极速下跌,资金不足,发生连锁反应,出现了很多严重的问题。

一、刷卡不到账

目前还在使用中汇POS机的人,基本上只有两种人:

1、胆子大,不怕死的

2、不关注本公众号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本公号已多次发布相关中汇的重大新闻,胆子小的人还敢用它的机器吗?

在聚投诉平台上,截止到发稿时,中汇的投诉量达到6000多条,绝大部分都是投诉中汇的POS机刷卡不到账。

有位沈先生投诉,在8月3日刷卡5万元,到8月21日已经是快20天了,竟然还没有到账,客服电话打了上千遍都打不通,真是触目惊心:

还有等这笔钱治病救命用的:

有人向在线客服咨询到账问题:

确实,对于客服来说,没到账这个问题,不知道怎么回答,公司没钱了,或者出问题了,客服也没办法解决,甚至哪天客服的工资都要打欠条了,自身都难保,还怎么回答你的不到账问题呢?

所以,客服只能满怀歉意的答复您:“我会努力学习的”

之前也有很多人投诉不到账的情况,进行了多次报道:

并且,网上还出现了诈骗分子,利用刷卡用户急于回款的心态,趁机诈骗,之前已有报道过。

有网友调侃说:

以前刷卡翻倍到账

现在刷卡不到账

中汇支付真是让人又喜又忧啊!

啥时多到账,啥时不到账中汇您能提前告诉我吗?

科普下POS机刷卡资金的清算流程:

持卡人经过第三方pos机刷卡后,第三方收单机构联系银联,银联联系持卡人所刷卡的银行,银行向银联确认卡内资金充足可以刷卡,银联完成此笔交易通知第三方机构刷卡成功,第三方机构联系央妈打款,央妈把第三方机构的备付金打款给商户(用户),而银联是次日与第三方机构结算。

当然,上述的联系是系统自动完成的请求指令。

如果非即时结算交易的机器,那是第三方机构等银联结算后,第三方机构再结算给商户。

个人秒到pos机交易流程与上一致, 刷卡后,第三方收单机构经过银联确认交易成功后将扣除手续费的资金打至个人账户。而银联次日与收单机构清算。

简单点说,就是秒到账的机器,实际上是支付公司用自己的钱垫款,先打给商户,而支付公司要等到T1(工作日第2天),银联才把这笔刷卡钱打到支付公司账上。

如果不是秒到账的机器,那就是按正常结算,支付公司要等到收到刷卡的钱后,再打款给商户,那就风险很低了。

所以,由此可见,秒到账需要支付公司垫钱,这个就是有风险的,中汇支付出现重复打款事件,也就是D0(秒到账)出现的系统问题。

而不论是秒到账还是第二天到账,中汇都没能及时打款给用户,据了解,目前使用中汇的机器刷卡,需要20-30天才能到账,可见中汇的资金有多紧张,实则是在挪用用户的刷卡资金。

二、暴涨费率

在2019年11月28日,中汇将传统大POS机上调费率至0.8%,将MPOS掌富通上调费率至0.8%+3,这么高的费率,截止到目前为止,可以算是支付行业的涨价记录保持者。

在2019年6月,有中汇的代理商发朋友圈,宣称中汇的POS机已关停,要用户更换其他机器:

而中汇在当时也发出声明进行辟谣:

造谣是不对的,中汇支付的POS机目前还能用,只是费率有点高,只是到账时间有点晚。

你敢用吗?

三、被法院冻结30050万人民币股权,执行标的2.66亿元

就在上个月,11月23日,中汇支付再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通过天眼查可以看到,案号为“(2020)津01执恢145号”的被执行信息显示,被执行人为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执行法院为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为266414048.元(约2.66亿元),立案时间则为2020年11月23日。

据了解,上述2.66亿元被执行信息为深圳市东土优选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以及关联企业的经济纠纷。

东土企业依据其与中汇公司、孟庆新、尹宏伟、赵国栋、融金公司于2018年6月26日签订《关于融金汇中(北京)电子支付技术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书》中的仲裁条款,于2018年11月20日向贸仲申请仲裁。

融金汇中公司为持牌支付机构中汇支付的唯一股东,持股比例100%。

深圳东土公司持有中汇支付唯一股东“融金汇中(北京)电子支付技术有限公司”6.44%股权,也就是说深圳东土公司间接拥有中汇支付6.44%股权。

深圳东土在2019年曾与其“对簿公堂”,要求中汇支付及其相关方偿还高达2.66亿的借款及利息。

在沟通未果后,于2019年6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目前,中汇支付公司股权仍处于100%冻结状态。

四、被代理商起诉追讨分润款

中汇重复到账事件,受到影响和损失的,还有大量的中汇代理商,自从中汇出现事故后,代理商的分润款就一直拖欠至今。

中汇支付不但不能及时结算用户的刷卡资金,而且拖欠代理商的分润款到现在都两年时间了。

有些代理商长期追索未果,早已心灰意冷,已放弃追讨;而有些代理商则向法院起诉,盼望奇迹出现,能追回一些损失。

从天眼查的资料可以看到,中汇支付的执行标的已经达到2.81亿,而未履行的就有2.79亿,这已经不能用僧多粥少来形容了,而是根本没有粥了,可能还剩了一点点清汤,这么多人来起诉要钱,不知能分到多少,广大的中汇代理商,看来追回损失有点悬。

在2019年10月31日,有中汇代理商向投诉平台投诉称:“从去年(18年)三四月开始代理的掌付通,九月份因总部的问题发生重复到账事件以后就没有发过分润,每月是3万左右。”

之前有网友在内爆料,已经起诉中汇拖欠分润款并且已经胜诉,等待强制执行,还有网友甚至连交纳的5万代理保证金都一直没有从中汇手里要回来。

还有中汇代理商反馈,刚刚代理中汇POS机一个月就暴雷,现在已经亏的内裤都没了:

由于早几年还是传统的月结分润模式,不像现在可以系统日结分润,代理商可以每天将分润提现。

所以,中汇的代理商也是有苦难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现在已经变得麻木了,连现在用户刷卡的钱都不能及时到账,还想啥分润呢?

网上有个段子,

有一群人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拿到分润了。

你如果问一问中汇支付的代理商:

“今天有没有发分润?”

他可能会反问你:分润是什么?

中汇代理商等分润等到头秃!

中汇目前已经是“百病缠身”,“摇摇欲坠”,官司一大堆。

五、董事长尹宏伟被立案调查,并已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近日,中汇支付发生了工商变更,尹宏伟卸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经理一职,由陈苏平接任,董伯寅卸任监事一职,由董伯成接任。 

此前,尹宏伟也卸任了上市公司融钰集团的相关职务。

2019年6月,第三方支付机构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正式被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财产报告制度被法院列为失信执行人。

有法律人士表示,失信被执行人是指被执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而民事诉讼法规定,被执行人没有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要向法院报告其一年的财产情况,被执行人拒绝报告的,就属于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对于企业法人来说,一般企业没有宣布破产,法院就会判断他有履行能力。这样的标准能更好的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尤其是那些只是暂时丧失履行能力的企业。”该法律人士说道。

目前,中汇支付公司已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尹宏伟、董伯寅均已成为被限制消费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2015年修订,简称“《限高规定》”)第3条的规定,限制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简称“限制高消费”或“限高”)是指,限制以下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一)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

(二)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

(三)购买不动产或者新建、扩建、高档装修房屋;

(四)租赁高档写字楼、宾馆、公寓等场所办公;

(五)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

(六)旅游、度假;

(七)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八)支付高额保费购买保险理财产品;

(九)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全部座位、其他动车组列车一等以上座位等其他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被执行人为单位的,被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后,被执行人及其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实际控制人不得实施前款规定的行为。

中汇的用户以及代理商已经大量流失,交易量暴跌,公司已经岌岌可危,而现在董事长也不“懂事“”了。

2019年10月15日,融钰集团公告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向公司董事长尹宏伟下达了《调查通知书》,因其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公司将根据调查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本次立案调查事项系针对尹宏伟个人的调查,公司生产经营活动不受影响,经营情况正常。

融钰集团董事长尹宏伟极为低调,公开场合几乎难觅其踪影。虽然近几年利用上市公司大搞互联网金融概念忽悠式重组,但其却是互联网金融行业实打实的“老兵”。

公开信息显示,尹宏伟在2007年至2009年间担任网银在线(北京)商务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网银在线”)总经理职务,2009年至今担任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下称“中汇支付”)董事长职务。

在2012年被京东收购前,奥马电器的董事长赵国栋是网银在线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也因此在日后与尹宏伟存在大量的交集。

六、欠上市公司奥马电器2.25亿元

2019年8月,上市公司奥马电器的一纸公告还意外披露了持牌支付机构中汇支付欠下的超2亿元欠款。

据上市公司奥马电器2019年8月份披露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回复的公告》显示,其按欠款方归集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前五名中,奥马电器对中汇支付的应收帐款期末余额为2.25亿元。

也就是说,中汇支付欠了上市公司奥马电器2.25亿元人民币。

七、搬离“津塔”、变更电话

2019年9月12日,中汇支付发布通知,搬离天津最高楼“津塔”。

津塔是天津市的地标式建筑,津塔高336.9米,在中国已建成的摩天大楼中排名第7位,在世界已建成的摩天大楼中排名第25位。

这么高大上的地方,只能是有实力的企业才能入驻,这次搬离“津塔”,可能是节省开支,毕竟“津塔”租金可不一般,从地址的搬迁,也从侧面反映出中汇由鼎盛走向衰落。

而在今年的5月份,中汇支付竟然再次搬迁!

2020年5月13日,中汇再次发布搬迁通知,称因公司发展需要,定于2020年5月15日起搬迁至天津自贸试验区(空港经济区)环河南路99号。在此期间客服电话无法正常接听。

中汇POS机还能度过这个寒冬吗? 第1张

是不是新的地址租金更加便宜呢?

在这次搬迁的同时,中汇支付还变更了客服热线电话。

2020年5月,一则客服电话变更的通知,突然出现在中汇支付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

有网友调侃,中汇支付不但房租付不起了,难道连400电话费都付不起了吗?

还有网友说,把400的客服电话变成普通固定电话,等于名正言顺的告诉用户,别打电话了,没人接的。。。

中汇支付公司简介

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其中进行了四次更名。

从最早的“天津朗泰俊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天津中汇富科技有限公司”,以天津中汇富科技有限公司的名义在2011年下半年向天津人行递交了申请支付业务许可证的材料,并在2013年年初成功获批。

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于2016年8月底完成总额为9亿元的A轮融资,参与投资的公司有华夏人寿保险、天玑基金、中吉金投、东土盛唐、融鑫谷基金和明润投资等机构,投资了中汇支付的唯一股东融金汇中公司,大约占了不到30%的股份。

 被注销互联网支付许可 

2016年1月5日,中汇支付的互联网支付业务许可被注销,同时停止在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青海、新疆、西藏、海南、深圳、厦门、宁波、大连等12个省(区、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 

中汇支付被央行注销互联网支付许可,停止12个省的银行卡收单业务,主要是“因为严重违规造成了重大损失,同时中汇支付也是受害者,被犯罪分子攻击了系统,造成了大量的关键数据泄漏。”

据央行公开信息显示,中汇支付于2013年1月6日获得支付牌照,并准许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互联网支付和银行卡收单业务,牌照有效期至2018年1月5日。

目前,中汇支付唯一的业务类型是银行卡收单,其业务覆盖范围包括上海、天津、辽宁(不含大连)、江苏、山东(含青岛)、湖北、广东(不含深圳)、四川、陕西、北京、重庆、河北、山西、内蒙古、浙江(不含宁波)、福建(不含厦门)、安徽、河南、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等23个省(市)。

目前,中汇支付已经成功续展,有效期至2023年1月5日。

中汇支付多次违规被央行处罚

央行长沙支行年初还发布6条处罚决定,其中,中汇电子、上海德颐网络、盛付通电子、嘉联支付等多家,均因商户实名制度落实不到位等问题被罚款,罚款金额在3万元-6万元不等。

中汇支付再接再厉,于今年3月获得中国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的青睐,中国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对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作出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5万元并处罚款56万元的行政处罚。

除了债务危机和股权被全部冻结,中汇支付历史上也曾多次收到央行的罚单。

2019年8月,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中汇支付内蒙古分公司被央行呼和浩特中心支行处以2万元罚款。

2019年3月12日,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中汇支付青岛分公司被央行青岛市中心支行责令限期整改,并被处以罚款12万元。

2018年2月7日,中汇支付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等规定,被央行天津分行给予9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2018年2月11日,中汇支付安徽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规定,被责令限期改正,并被央行合肥中心支行处以5万元罚款。

2018年2月14日,中汇支付浙江分公司因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存在危害支付服务市场的违规行为,被央行杭州中心支行处以6万元罚款。

2018年5月9日,中汇支付江西分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办法》,被央行南昌中心支行处以7万元罚款,并责令限期整改。

2018年12月13日,中汇支付武汉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被央行武汉分行处以罚款13万元。

2017年3月,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央行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5万元,被处罚款56万元。

2016年9月,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广西分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相关规定被罚款人民币11万元。

“我刷”品牌

在2019年3月,持牌支付机构中汇支付新增一则网站备案信息,网站名称显示为“中汇我刷”,或与公司下一步产品规划有关。

审核时间:2019年3月28日

网站名称:中汇我刷

网站域名:woshuapay.com

网站备案号:津ICP备12007991号

通过上述备案信息不难看出,新产品或新业务的名称与“中汇我刷”有关。参考中汇支付目前主推的Mpos产品名称“中汇掌富通”,那么若有新品正式推出,名称是“中汇我刷”的概率还是极大的。

中汇POS机还能度过这个寒冬吗? 第2张

另外,中汇支付还是“我刷”商标的持有方。

早在2012年2月8日,中汇支付便已分别在9类科学仪器、36类金融物管、38类通讯服务、42类网站服务这四大类申请了商标“我刷”并成功获批。

根据彼时申请的商标信息,其商标上的域名正是本次备案的域名woshuapay.com。

目前访问“woshuapay.com”显示无法打开。

其实“我刷”在很早以前曾被推向过市场,大概在2011年4月份,“我刷”开始被研发,同年11月份正式测试上线,当月交易额达3000万元。彼时,“我刷”除了具备刷卡功能外,还有信用卡还款、公共事业缴费、卡卡转账、机票等功能。

当时,“我刷”号称是国内首款实现大规模商用的新型移动支付产品,对标的美国Square。同时期,盒子支付、乐刷、拉卡拉等手刷也相继问世。

后来,中汇支付在2013年1月成功拿到支付牌照后,“我刷”就慢慢退出舞台。

此次重新更新备案信息,或有重启“我刷”产品的迹象。

不过,“我刷”与上海“喔刷”读音以及拼音上都比较相像,对品牌认知会有一定影响。

结  语

同样是数亿重复结算事件,现代金控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一度发展的有声有色,反观中汇支付,一个估值几十亿的持牌支付公司,仅仅是遇到一次约3亿元的重复结算,就“瘫痪”了。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重复结算事件”只是导火索,而非根本原因。

重复到账或许仅仅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中汇支付目前的经营状况明显到了难以为继的状态。

交易量不但暴跌,而且现存的用户,都是不知道中汇出现了问题,偶尔拿中汇的机器刷卡后,才发现要很多天才能到账,目前的用户可以说是越来越少,刷一笔就走一个用户。

但是让人不解的是,中汇支付既然无力支撑经营,但是又不暂停营业,关闭支付通道。

小编分析了一下,估计以下有三个原因:

一、如果主动关闭支付通道,那么以前大量办理了中汇机器的用户,有可能会趁机投诉,会要求机器退款,如果大量投诉惊动到央行,弄不好还会被央行处罚。

中汇都快揭不开锅了,哪里还有钱来退款来接受罚款,而机器能正常使用只是没有按时到账,可以借口风控、资金不足等等各种理由来搪塞。

二、不关闭支付通道,用户刷卡的钱到了中汇,中汇还可以挪用周转,所以出现了要等近一个月才能到账的情况。

三、有可能是在等待新的买家接手,在正常经营的状态下,也许能卖个更高的价格吧,毕竟,支付牌照还是很值钱的。

一个拥有支付牌照,交易量冲进支付公司前五的老牌第三方支付企业,沦落到如此地步,不能不令人唏嘘。

中汇的问题不是一朝一夕了,冰冻三尺也非一日之寒。

股权被冻,牌照受限,创始人被查、官司不断、公司负债累累,一代枭雄跌落神坛,中汇支付的出路在何方。

中汇能度过这个寒冬吗?

相关阅读:


  • 掌富通pos机云闪付功能
  • 掌富通mpos自选商户
  • 掌富通APP可在线申请办理信用卡流程
  • 掌富通mpos如何查询交易量?
  • 掌富通pos机绑定机器流程
  • 版权声明

    POS机办理/代理问题咨询+微信:17896758820
    桃源地POS机网发表,未经允许,转载必究,谢谢!

    地址:https://tao.58xiake.com/news/1018.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48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点击复制+微信:17896758820POS机免费包邮中!